当前位置:首页 > 机构 > 政策与改革司 > 政策与改革刊物

工商资本投入农业的困惑

日期:2019-07-19 作者: 来源:农业农村部 【字号: 打印本页

近些年来,工商资本进入农业领域渐为普遍。但是,许多投资农业的工商资本经营几年后,却不知道路该如何走下去,只能用农业只属于有情怀的人来掩饰自己的迷茫和凄然。近日,笔者接触一家投资农业几亿元的集团公司,了解到了他们的窘境和困惑。

这家公司建起了万亩绿色蔬菜基地、万头生态生猪养殖场、千头生态肉牛养殖场、万羽土鸡养殖场、万亩绿色水稻基地,拥有2万吨规模的气调冷藏库、2.5万吨规模粮食仓储加工中心,形成了集生产、加工、储藏、物流、销售于一体的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产业链。面对如此规模的投入,董事长的成就感却被连年的亏损所淹没。

问题出在哪了?

一是土地规模流转难。乡村土地托管体系不健全、农户之间差异难协调等因素,严重阻碍了土地的规模化流转。2013年,该公司流转的3000多亩土地中,无法流转的插花地就有20多块,影响了流转土地的整体规划和集约化生产经营。绿色粮食产业园的土地是由县农建投作为流转平台先从村里集中托管,再反租给公司的,由于县级平台坐地加价,进一步抬升了流转成本。面对不同的甲方,工商资本转型农业的第一道门槛,给企业造成左脚迈不开、右脚湿了鞋的被动局面。

二是基础设施配套难。要让原本碎片化的土地适应规模化生产需要,该公司不得不咬牙投入大量资金平整土地、疏浚沟渠、修复生态。2017年,公司对2000多亩耕地采取休耕一年的措施,而土地租赁费用甲方分文不减,政府分文不补。公司一些极具公益性质的投入,反而成了企业需要自我消化的经营成本。

三是劳动力组织难。大量农民工外出务工,使季节性很强的农业生产面临劳动力严重不足的局面。公司在某村组建设绿色水稻生产基地,该组有在册人口175人,除了年纪不到50岁的组长在家外,其余50岁以下的劳力均已外出打工。一些农民本来已经签订了劳务协议,但每到生产的关键季节往往找不到人。为了解决劳动力严重短缺的难题,公司从老少边穷地区迁移近200多户贫困农民(500多人)到基地参与生产活动,但是由于他们的户口得不到解决,流失比较严重,目前只剩下30多户。

四是经营主体融资难。虽然国家出台了鼓励金融支持“三农”的政策,但基层和银行也有他们的细则。由于流转的土地、投资的农业设施都没有产权证,不能形成自有产权,不能作为向银行贷款的抵押资产,因此以资产抵押换取银行贷款的路走不通。国家政策性银行对非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在信贷方面有严格的限制,也无法对企业进行输血,进一步制约了企业的发展后劲。

五是自然灾害抗御难。公司投入农业五年来,经历了旱灾、涝灾、冰灾、雪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000多万元。面对自然灾害,除积极自救外,还需要政府牵头,各方配合,全面抗灾。然而现实情况是,企业很难调动政府的公共资源,更难享受政府和相关部门的救灾补贴。

六是争取项目资金难。国家惠农补贴的政策和资金不断增加,但公司却很难得到实惠。原因之一,农民享受的诸如粮食种植补贴等普惠政策,企业对接不到。原因之二,项目运行成本高,政府各级主管部门在项目前、中、后期都要考察指导、检查验收,一个100万以内的项目运行下来,能真正投入产业发展的所剩无几。原因之三,稍微大一点的项目分吃唐僧肉的现象仍然存在,国家的许多惠农政策,往往需要以地方政府或政府部门的名义申请项目资金的支持,企业处于被动求人和立项资金二次分配不利的艰难境地。